監獄度眾,7萬罪犯皈依佛教 分類:生命關懷

臺灣“黑道法師”監獄度眾,7萬罪犯皈依佛教

淨土一方生態村

他1954年出生,出身貧寒之家,曾經是不良少年,在校園“黑幫”位居堂主。大學畢業後,他入行媒體,當了五年警政記者。他有野心,人生目標是成為全球最成功的企業家。他英俊瀟灑,是女生追捧的男神。但26歲時的一場車禍,讓死裡逃生的他,觸發了出家念頭。1982年,他在臺灣廣化老和尚座下剃度,並跟隨佛學泰斗印順導師座下習修三年。1986年,他開始在臺灣各監獄從事導善工作,重建受刑人員正確的人生觀。29年來,在他的教導下,有7萬受刑人在監獄皈依佛教。如地藏菩薩一樣,把佛法的光明照進最黑暗之處,他就是淨耀法師。

 

  曾“混”到黑幫行堂堂主

 

  我出生於一個農村的貧窮人的家庭,很平凡的家庭,我是混混讀大學,我那個也不叫大學,我們那是叫專科,後來它改制成為大學的。年輕的時候因為也是喜歡表現自己,愛現,所以不安分守己,學生時候就參加了學生的不良幫派,我在高中時已經是幾個幫派裡面的混子,我也曾經當到所謂的行堂堂主。我覺得我這一生會投入這麼長的時間到監獄裡面去從事教化工作,應該也是看到很多人迷失的走在黑道路上的時候,從他們的背景看到我過去的影子,我現在有責任喚醒他們回頭。

 

  在讀當時叫做世界新專時,其實我們也是一天到晚翹課、不讀書,幾度要被開除,因為我們那時候純粹只是年輕人的同樣的毛病,就是愛玩,愛去釣馬子,去開派對。那個時候哪裡懂得說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的道理,不懂的,就算我剛剛出家的時候,人家問我說我為什麼出家,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那個善根啟發、迷迷糊糊就想要出家。我真正認識我為什麼要出家,大概是三年之後,才真正比較清楚的。

 

  女朋友引我走上學佛之路

 

  我也有好幾位的女朋友,有演藝界的女朋友,有在不同領域的女朋友,當然這個女朋友的界定看你怎麼去界定了。引我學佛這一位的話,她是在工作上面認識的。我在當新聞記者時,跑警政新聞,她本身是在酒店裡面當陪侍,因為她白天是在一個公司裡面當會計,因為她的父親已經往生了,媽媽得了癌症,她是為了要能夠多賺一點錢,跟弟弟兩個人晚上到那個地方去打工。

 

  正好我媒體一個朋友來找我,我在接待他的時候她過來,一般人家說叫敬酒。但她並不是敬酒,她是敬茶,閒談之下她說她是學佛。談起來之後,她就帶我開始到寺院裡面走走。走了一段時間之後,她說要去讀佛學院,我說好啊,那很好就讀佛學院。讀了後來她找我說她想出家,那我告訴她說你不一定要出家呀,你好好的學,學好了你可以教我們。她說不要,她要出家,我也不曉得順口就說那你出家,我也出家,最後的結果是我出家了她沒出家,她可能出嫁了。  

 

  一場車禍後走上出家之路

 

  我整個人生觀的改變,它的分水嶺就是在一個車禍。我常常到學校裡面去演講的時候,我對著年輕人,開玩笑的說,我開的車子,因為車子實在是太有魅力了,當時一部萊克薩斯跑車太熱情了,它看到我這一部小轎車的時候,它情不自禁地超越中間線來擁抱我,我禁不起它熱情的擁抱,住院住兩個月。

 

  這兩個月躺在病床上面,思維了很多,我之所以跑新聞,我只是希望借著新聞的工作能廣結善緣。我希望能躋身世界十大企業家之名,這是我當時的一個人生目標。因為看了那個《世界名人傳》,我也要成為世界的名人,這啟發了我向善的這一點心。

 

  但是車禍完了之後,一直在思維,想到死皇帝不如活乞丐。我如果擁有整個天下的財富,我擁有普天下所有的美女當我的嬪妃,那時候我的生命已經結束了,所有的財富,所有的感情都是沒有辦法帶走的,所以也就在那個思維的過程當中驀然回首。那個出家的苗就在心裡面萌生了。

 

  我就是這樣子迷迷糊糊就走上出家的路了,很可愛的。沒有出家之前,已經很久沒有聯絡的這些女朋友,她不會來找你,我明天要剃度了,今天她打電話,我也不曉得她從哪裡拿到我的電話。她就告訴我說,我很想你,你下來吧,你不要出家。如果我那時候連這一點基本的定力都沒有,大概也出家不成。

 

  出家之後,慢慢在師父的引導之下,我跟隨著我的家師,是廣化老和尚,他是一個弘揚戒律的一位律師。我幫他整理他的講稿,他上課,辦了南普陀佛學院律學院,同時他在梅隴靈隱寺也把寺院學院化,我們就在這樣子的一個環境當中熏習,我熏習了三年,又慢慢成熟了另外一段因緣。

 

 

 

  追隨佛學泰斗印順導師進修

 

  1986年3月8日,我到了台中去跟隨當代佛學泰斗印順導師,他接納了我,一對一的指導我……出家的僧人為什麼要有這個戒律來規範呢?是要規範我們本身的這種習性,規範在社會上所染的不同的習性,要斷除心中的煩惱,一定要規範。所以從這個過程當中,我們領悟到佛陀、佛教的覺悟。學佛真正受益的人,就是如何能夠越來越瞭解自己,瞭解到你本身本來是很自私的人,目前心中越來越寬闊,越容易關心別人。本脾氣很大的,你目前也改掉了,這個就是受到佛教法義的成長,學佛是在這個地方。

 

  我們在布教的時候,到了那個裡島,那個裡島都有大咖的,真正黑道的大哥被掃到那個地方,集中在那個地方管訓的。警備總部的司令陳守三上將專程來看,之後回去覺得很迷惑,他說這一些都是可以呼風喚雨的黑道大哥,為什麼幾個小和尚就把他調得服服帖帖的?甚至於他們很可愛的,我們帶他念佛,念的是“阿彌陀佛。

 

  李登輝邀請,到全台各系統監獄布教

 

  李先生就請我參加總統府辦的那個社會治安諮詢會議,我跑過警政新聞,所以法律上我有一點懂。我直接跟受刑人接觸輔導,所以我有實際的經驗,我所講的不同的所長都非常的重視,也因此碰到當時國防部長蔣仲明先生。他就問我說,為什麼你只幫法務部,幫廖正考而不幫我們國防部?我說你們國防部的監守很保守啊,沒有你們邀請我進不去。

 

  所以部長又邀我,我又跨到軍方的監獄。之後陳水扁先生在執政時候,我又被叫做長期監獄裡面關懷人權,就是這些受刑人,所以他聘我當司法人權的法師,加入了總統府人權諮詢小組。就因為這個因緣,我又跨到外籍人士犯罪被關的監獄,所以在臺灣四個不同治安體系的監獄,我是唯一走遍的人。

 

  吸毒的刑犯難以教化

 

  過去有一個叫洪冠寶的,他已經伏法被槍斃掉了。因為他本身的心性不對,你關心他,他當下接受,但是轉個身他又回歸他自己的想法,他本身一直覺得我一定要想辦法脫逃。佛陀說犯錯的人,犯再重的錯誤的人,只要你有心要改,我們都有機會教導。只有一種人不可救,就是思想錯誤的人,這個是最難。

 

  另外一種就是吸毒的人,吸毒有兩塊,一個叫做身癮,一個叫做心癮,有的人本身自己吸了毒之後,毒癮的發作像萬隻螞蟻同時在啃咬,整個酸、痛,那個很痛苦,所以為什麼吸毒的人會撞牆壁、摔,因為他身體痛苦。這種人好對治,你怎麼樣讓他熬過那個痛苦期,5天到7天,熬過了,他身體的毒癮就過去了。但是最難的就是心癮,抽煙有煙癮,吸毒的毒癮,他本身是最難降服的就是心。

 

  他稍微有一點挫折,有一點不順心,他就會開始想到毒,所以這種人是最難搞的。但是佛陀說,我們自己沒有成佛之前,眾生未得度之前,我們不可以自己逃離,只要眾生未得度,不可以有放棄一切眾生的意念,所以我們要大家共同的努力。

 

  我去土城看守所看望陳水扁

 

  因為陳水扁也是一個受到高度關懷保護的個案,平常也不是說你要看他就可以。我曾經去看過他一次,當時跟他聊了一些事情,我是覺得他個人很聰明,但是他有一點自我的觀念,非常的強,他會走到今天人生的地步,是因為他自我觀念絆住了他自己,也就是說他被他個人打敗,就是因為他自我觀念太強。人在這個世間裡面沒有一個人你可以一手遮天,要能遮天,要假借天下的善人共同伸出善良的手,才能去遮天。

 

  那麼用這個用手來遮天的事情舉例說,個人的能力你不可能人定勝天,天下的善事、天下的事情,畢竟要假借天下的人共同去成就,這就是佛法所講的,叫做眾緣和合成就,不是你一個人。所以任何事情的成功,你可能是帶頭的人,但是沒有大家給你配合,你能成功嗎?你一個人可以把事情完全做成嗎?這不可能的,所以一個事情做好是大家共同的榮耀。

 

  教化29年,7萬刑犯皈依佛教

 

  看到這麼多人因為對這個自我的煩惱重,人生觀的模糊,然後受到不同的引誘,他們就去犯罪,所以我就開始轉到學校裡面去,宣導法制教育,其實就是德育的理念。之後又看到了這麼多人吸毒,所以開始又去宣導不要吸毒,毒品一碰了,你這一輩子的人生幸福就斷送掉了。因為毒品要上癮太容易了,要戒掉是非常困難的。

 

  投進校園,投進監獄。我光這一個領域一走已經花掉我將近30年的歲月,已經29年了。所有的監獄我走遍,我不但去教育這些的受刑人,同時也教育監獄裡面的工作人員,也去影響他們。我們多年來協助政-府布教,過去監獄裡面有暴動,每一次暴動都會有人受傷或者被殺死。從我們投入進行教化之後,那個監獄的暴動事件沒有了,因為我們在這當中產生了潤滑的作用,他們的不滿有時候通過我們,我們就轉達給管理單位,管理單位就會派人去疏通,去教化。這個也是我們無心插柳柳成蔭,在堅守當中結緣下來,引導他們皈依將近7萬人了,所以我有時候在開玩笑,不要得罪我,你得罪了我,監獄裡我的徒弟全部出來吐一口口水就把你淹死了,這是開玩笑的話。

 

 

 

  “黑道法師” 的人生哲學

 

  在這些過程當中,因為有很多的媒體,慢慢也知道我在這個領域付出了一點點的心血,所以有時候他們在媒體當中給你的一個標題,說我叫做“黑道法師”。問他們說你怎麼做這個標題,他說你長期在教化黑道的,所以你是黑道的法師,我說好了,也尊重你們這個標題了。

 

  我們都不是聖人,我們每一個人都可能犯錯,但是當你本身福德因緣不夠的時候,你的犯錯就會被逮捕,就會被抓去關。我走遍了所有大大小小的監獄,我所接觸到所有的收容人,我問他們說,你們是壞人嗎?沒有人會舉手說我是壞人,表示再壞的人他還是有他善良的一面。所以我們過去一直在探討說人性本善,人性本惡,佛法講人性是中性的,是因為人性是中性的,所以才會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因為是這樣子。

 

  我們希望所有有緣的同道都能夠瞭解,整個要荷擔的如來的家業,你如何扮演好你自己的角色,宗教能夠立足整個世界,要發揚光大,我們在家信眾的教育是絕對重要的。

 

  淨耀法師,俗名徐明輝,臺灣嘉義人,自1986年起,應警備總部之邀,至各管訓隊輔導受刑人之因緣,揭起監所教化的序幕,至今已經29個年頭,如《華嚴經》教示:“無量無數劫,常行無上施,若能化一人,功德超於彼。”法師于1990年創辦淨化社會文教基金會。效法地藏菩薩“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大願精神,默默奉獻監所教化,始終如一。法師認為要製造一根鐵棍很容易,等到鐵棍折彎了想要重新復原卻是困難的,因此於2009年創辦了佛教第一所偏差行為青少年中途之家“普賢慈海家園”,接納與安置瀕臨失足的少年。

 

  法師在教化受刑人的過程中,發現18歲到40歲因為毒品犯罪入監服刑者占最多數,故於2002年開始以反毒為主要重點工作,更在2012年買下電影《毒惑》版權,首度以電影播放結合全台23縣市政-府做巡迴首映,達到反毒的目的。2014年在臺灣北中南以反毒為主題,舉辦時下年輕人最熱門的主流文化街舞以及微電影比賽,更於8月9日在臺北小巨蛋舉辦佛教界第一場大型反毒晚會,邀請到立法院長、內政部長、臺北市長以及佛教界、各宗教界團體等共同參加反毒宣誓。

 

  法師2008年榮獲斯里蘭卡最大規模之佛教大學肯蘭尼亞大學授予佛學博士學位,由斯里蘭卡總理親自頒證。淨耀法師積極地做入世的關懷工作,弘法足跡同樣遍及香港、內地、印度、日本、東南亞、美加紐澳、中南美洲等地。

進階搜尋

發表Blog文章

回心靈園地

ads